山河盛宴

天下归元

首页 >> 山河盛宴 >>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百媚生 古代的舒心日子 天生凉薄 人面桃花笑春风 重生嫡女有空间 庶女当道 秦夫人 侯门继妻 步步莲华 腹黑嫡女
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-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- 山河盛宴txt下载 -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

第375章 面首?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苏训一伸手就紧紧抓住了匕首,抬手就对自己的脸划去。

“做什么!”燕绝大怒,抬脚一踢,踢中苏训手腕,匕首当啷一声落地。

文臻扔出匕首就没有再看其后的发展,早已转身下车。

片刻后燕绝也下了车,怒气冲冲去了另一辆车,下令起行,自有等候已久的岱县官员们拥卫着两人的车队,往城中去。

进城之后,县令早已准备好自己的官衙,让给殿下和刺史大人居住。又包了当地最好的酒楼给两位贵人接风洗尘,文臻全程紧紧跟随燕绝,连院子都要求和殿下紧邻,看得燕绝气闷不已,大喝:“本王厌恶脂粉香气,让她住远一些!”

到了酒楼,坐在首席的燕绝又对着席面冷笑:“有咱们东堂的厨神在,这些三流厨子何敢献技!”

“是哦。”文臻坐在他下首,笑眯眯挽起袖子,“要么,我为殿下亲自洗手作羹汤?”

燕绝看一眼她那双雪白的小小的手,仔细看那手并不十分细嫩,关节处充满了短期内强化训练导致的层层叠叠的茧子,和经年训练厨艺留下的细碎疤痕,这样的手让他猛然一惊,顿时清醒了许多,立即笑道:“本王只是说说而已,刺史大人何等身份,怎么能执此贱役!”

文臻一脸感动的表情:“多谢殿下体谅。回想当初,从三水镇认识殿下,得殿下携往天京至今,文臻一直得殿下照拂。殿下一直这般宽厚仁德,真是令人感佩啊。”

她说得情真意切,众官听得一脸迷糊——怎么,传说中定王殿下和文大人不和,不是真的?

连燕绝都有瞬间恍惚,仿佛之前和文臻的恩怨都不存在,自己和她本就是相识甚早,还有最初的照拂之恩呢!

然而一抬眼,看见烛光下,对面女子笑吟吟的眼波,和那雪白手指中擎着的淡碧色的酒液辉光相映,酒液都快递到他唇边,散发出一阵腻人的甜香,他忽然又出了一身冷汗。

这善于伪装而又善于蛊惑人心的母狐狸!

酒已经敬到面前,亲亲热热,他倒想耍起自己的暴戾脾气,给文臻难堪,可不知怎的,先前车里一幕闪电般一掠而过,他低头看看自己光秃秃的指甲,冷哼一声接过了酒,

然后悄悄倒进了自己的衣领里。

而这一接酒,便等于默认了“和文大人并没有关系不好”这一说法。岱县官员互相悄悄打了个眼色。

之后流水般上菜,文臻吃得坦然,这回她谨慎了,她在吃饭,文蛋蛋就在酒楼门口的灯笼上挂着。

燕绝却没吃几口就醉了,被抬了回去。文臻敬他的那杯酒,本就是下了酒蛊,喝了能解酒,不喝闻了气味反而会催化酒的烈性,燕绝倒在衣领上,喝一口闻一下,不醉才怪。

燕绝一醉,他的护卫如临大敌,把燕绝护得铁桶一样,送他回院子休息去了,所有护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他的寝室,还个个戴了面罩,生怕文大人一个不高兴,放鸟放毒害死他们殿下。

文臻路过瞟一眼,呵呵一笑回自己院子。这些蠢货,也不想想,燕绝到了湖州地盘,安危就由她负责,她怎么可能对他下手?保护他还来不及呢。

不过她才不会提醒燕绝,万一燕绝反应过来,为了构陷她自宫了怎么办?

还要考虑到一种可能,就是那些暗中作祟的宵小,到底把手伸进湖州多少了?和湖州官员有无勾结?和燕绝有无默契?还是各自为政?

又或者,这本身就是一个互相牵制随时可以拆分的局?

因为如果真的早已勾结成铁板一块,她都走不到这里。

文臻一路思索着走到院子里,在院门前停了一下,看了一会,吩咐人去找些伤药和食水来,只让采桑跟着自己,才进了院子。

门关上,进屋,点灯,灯光亮起,采桑就低低惊呼一声。

廊下坐着血迹斑斑的苏训。

文臻倒不意外,苏训如果此刻不能出现在这里,倒白搭了她的一番搭救。

轿子里她扔出的匕首,里头有机关,匕首里头还有个很细的匕首,她猜到燕绝会阻止苏训自戕,那么匕首被燕绝踢飞后,里头那个轻,自然会掉在苏训的附近,至于苏训能不能拿到那匕首解开自己的绳索,她不会管那么多。

之后她给燕绝下酒蛊,让燕绝大醉,调走所有护卫,给了苏训逃出马车的机会。

苏训逃出马车自然要来找她。

外头采桑帮苏训包扎好伤口,问了他如何被燕绝抓住的,得知他和大丫原本想去湖州寻友,无意中被燕绝撞见,他发现燕绝看他的眼神不对劲,便骗得大丫先走,自己被燕绝抓住,第二日便遇上了文臻。

采桑唏嘘几声,将送来的干粮和水给他,道:“走吧。把你那脸遮一遮,没人告诉你你这脸会招祸吗……哎你别啊……你要划脸也别当着人面啊……你这人怎么这样……”

纸门被哗啦一下拉开,一个面具当啷一声抛到了苏训脚下。

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轻易毁损是为不孝。戴着吧。”文臻没什么语气的声音传来。

苏训看纸门一眼,纸门后灯火幽幽,勾勒出少女衣裳宽大的轮廓,而脸容线条却依旧瘦削精美,下巴尖尖俏俏,分外透出些疏懒韵致来。

半晌后,他慢慢捡起面具,采桑飞快地打好一个包袱,推他,“走吧走吧。”

她每次见这人这张脸就浑身不得劲,总觉得他多呆一刻,某些人的危机便要多一分一样。

苏训却没动。

文臻也没理他,慢慢地称着药材。

柳老先生在给她的那个盒子里,除了几样草药之外,还有几样药方,有治外伤的,有治难产的,有治先天胎弱的,其中还有一个方子,是去毒养胎的。

这正是她急需的方子。她运气不好,在不该怀孕的时候怀孕,一路折腾,无法避免的险象环生,还无法避免总和蛊和毒为伴,再强大的体质,也难免担心。

而这个方子,竟然是能帮她隔离这些外在侵害,护养胎儿的。

所以文臻每日都在吃着,并且亲自处理,务必尽善尽美。

屋外,苏训终于道:“我想留下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救命之恩,岂可不报?”

“报?你拿什么报?”文臻的语气听起来并无讽刺,却更令人感觉难堪,“你是能提篮呢还是能担担?据我所知你不会武?可能你会写文章?不过我不觉得你会写得比张钺好。那么我要你做什么?面首吗?”

采桑眨了眨眼,忽然就觉得放心了许多。

瞧她家小姐,哪怕再不待见殿下呢,那心里也没有其余人呆的地儿。

脸再像也不成。

一边庆幸一边又开始同情,看那台阶下苏训的脑袋已经快要垂到地上,真的无法想象那一张酷肖殿下的脸上现在是个什么表情。

文臻说完话便准备睡觉了,她知道苏训呆不下去的,那少年看似温和,自有傲骨。

屋外,采桑和他的对话传来。

“走吧,这是小姐给你的银两。你戴上面具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。”

“请代我谢文大人。银两就不必了……”

“对了,小姐让我问你,之前在小叶村,失火的屋顶上,大丫曾经差点失足,但是不知怎的,她好像被你救了,你是怎么救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不是我,是小姐看出来的。如果你想回报小姐,那就回答这个问题吧。”

“这本是我的秘密,不能对任何人说的。既然是小姐问起……那是我的天赋之能,说起来鸡肋……我能回溯他人的一点时间,很短的一点,也就刹那之间,一天也就一次……”

哗啦一声,文臻忽然拉开了纸门。

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“你留下吧。”

……

当天晚上,刺史大人又溜了。

原本当地官员见刺史大人随身护卫很少,要给大人安排护卫守夜,大人却拒绝了。不仅拒绝了,还表示如果有人多此一举的话,可能会受到一定的惩罚。并在自己住宿的院子外画了一条黄线,其间当地官员曾试探地派一个厨房仆妇送夜宵,结果人离黄线还有三尺就倒了,抬回去睡了三天才醒。

经过这一遭,再没有人敢靠近黄线三尺以内。

而定王殿下因为文臻要求住在隔壁,从而把她赶得远远,所以完全无法得知她半夜的动静——半夜,文臻从从容容开了县衙的后门,套了车,把利用完了的殿下甩下,再次奔向了她的湖州。

这一手又是一着出乎意料,等到岱县这边熬到第二天中午,等了又等终于不得不小心翼翼去询问,才发现早已人去屋空。

她的马车都是经过特制,减震减重加速,将近中午的时候,抵达湖州城门。

和岱县那边老远设关卡不同,湖州这边城门大开,人潮来来去去十分忙碌,大部分人从侧门进出,以至于侧门十分拥挤,正门处每隔数丈则有一座巨大的彩楼,一共三座,还铺了红毯,老远望去像是等谁去结婚一样。

还有不少工匠在,正在扎第四座彩楼,看样子刺史大人一日不来,这花楼就会没完没了地扎下去。

这让侧门经过的百姓们人人侧目。

人的心理就是这样,对于过于浮夸张扬的行为,总会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,哪怕知道未必是人家的本意。

何况侧门小,人流长,细水一般地过人,人流堵久了,难免怨声载道。

红毯边,湖州治中黄青松打个呵欠,道:“听说岱县接着了刺史大人,还吃了个瘪,不过定王殿下也到了,想来刺史大人今日断然是到不了湖州的……王别驾也是太小心了,非要本官现在便来守着。”

他旁边的属官小心地笑道:“是啊是啊,何至于如此?刺史大人在岱县被拦,不也没敢发作吗?咱们这里花团锦簇地迎着,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“她能发作什么?诸般账本细目还没交接,属官还没见,关键是军队还没到手,她就拿个刺史印信,能指挥谁?”

……

从城门往里转进去,越过宽阔的青石街道,走过湖州城极富盛名的挽柳桥,穿过常年鲜花馥郁的四明花市,翻过雕刻着湖州十八景本身也是一景的南水广场的汉白玉栏杆,就能看见湖州州学前那一片空地上,此刻黑压压坐了一大群青衣白袍的士子。

朝廷今年就要开科举,州学是之前就陆续建好的,察举制推荐上来的优秀学子,在州学就学是必经过程。

州学学子和三问书屋里的那些穷书生不同,察举制推举上来的多半家境优渥,不理庶务,不问世事,只埋头读书那种。

此刻这些优秀学子在早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,每个人都瞪着自己面前的笔墨纸砚,眼神若有杀气,那些白纸想必已经被戳了无数个洞。

湖州别驾王黼坐在上方石台上,翻看着交上来的一叠诗稿,皱眉看了半晌,往桌上一拍,道:“平日里好吃好喝供着,写不出一首像样文章!”

底下有人愤然亢声道:“文以载道,歌以咏志,如何能为权贵媚音!”

“放肆!”王黼勃然大怒,“文刺史当朝名臣,厨神之名名动天下。她如今履职湖州,是我湖州之幸!她喜好诗词,令你等为她做赋,集结成册,以此也让刺史大人见识一番我湖州才子的才情,不正是千古佳话?”

旁边一个幕僚笑道:“文刺史后宫女官出身,一朝女史,平步青云,如此际遇,实为传奇,大有可书,大有可书啊。”

又一个幕僚道:“便是你等搜索枯肠,实无佳句,也可以写写那宜王殿下对文大人之……”

一个幕僚道:“噤声!莫议皇家!”

底下众书生都露出鄙视神色。

一人道:“宫女!”

一人道:“厨子!”

一人道:“攀附皇子!”

一人道:“以色侍人!”

众人齐声道:“如此女子,居二品大员,主政一地,本就是颠倒纲常,祸乱朝纲之事,如今居然还要我等清白学子,为其歌功颂德,奴颜媚词。这将我州学置于何地?将我湖州学子置于何地?将我道德文章置于何地?!”

士子们齐齐弯下身,将那白纸往头上一顶。

“恕我等誓死不从!”

“恕我等誓死不从!”

……

平台上,王别驾怒气冲冲,猛拍桌子,眼底却笑意一闪。

……

城门口,黄青松还在和属官唠叨。

“刺史大人今天不能到最好。不然撞见州学的事情,总不大好……蒋大人那里拖不了太久,万一要闹起来……”

“别驾大人不是已经说了吗,实在拖不住蒋大人那就不拖,蒋大人真要发作……”黄青松的两条老鼠胡子一动,凑出一个滑稽又狞狠的表情,“学生年轻血勇,蒋大人年纪老迈,这万一冲突起来,无论是学生出了点什么事,还是蒋大人出了点什么事,说到底,那都是刺史大人的事……有何不好?”

两人对望一眼,都窃窃地笑起来。

……

从州学广场往西南角延伸,过春和景明二坊,便是湖州刺史的官衙,前任刺史已经前往天京述职,新任刺史尚未上任,但这并不妨碍刺史府大兴土木,整座刺史府都在翻修,工程浩大,工匠百姓人群如蚁,无数的车马运送着砖木石块川流不息。

初春的天气明明还很寒冷,那些只穿了单衣的工匠却人人汗流浃背,有人直接脱了上衣,裸露出精瘦的背脊,不停手地运木、搬砖、砌墙、挖池……饶是如此,还有县衙的民壮手持长鞭,看谁停下来擦汗,或者稍稍喘一口气,便一鞭子抽过去:“又偷懒!快一点!”

“啪!”

“班头!这个晕过去了!”

“冷水把他浇醒!倒会变着法子偷懒!”

“班头您行行好!大春才十六岁,体热已经三天了!不能再干了啊!”

“是啊刘班您行行好,孩子还小啊!”

“你们都让我行行好,我找谁行行好啊?哎,都是乡里乡亲,我想为难大家吗?啊?这不是刺史大人要到了吗?她要新府邸,府邸却还没建好?她人来了,我们拿什么献给她?拿这个建了一半的房子吗?”

“这么大的府邸,工程催得这么紧,哪里来得及啊……”

“这话别和我说。刺史的命令。上头的老爷们一层层交代下来,下头的人们只有死命扛着。大家伙儿也别为难我,为难我就是为难你们自己,有这力气,多砌一块砖,都能少吃点挂落!行了少啰嗦了,干活干活!”

“刘班刘班!让我走吧!我老婆要生了啊!她要生了啊!”

“女人生娃娃关你大男人什么事?去干活!”

“刘班!给我半天假吧,我都七天没回家了,七天前,我老娘就病了啊!我总得回家看一眼她病得怎样了!”

“七天前没事,现在自然也没事,房子建不成,迟早都有事,干活!”

……

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:(m.aimei43.com)山河盛宴暧昧4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 他最野了 撒野 心有不甘 寒武再临 末世掌上七星 侯门继妻 史上第一密探 三千水 妻控 有匪 兽妃 铜钱龛世 仙武帝尊 巫师世界 嚣张 闺宁 你能不能不撩我 重生之女将星 炮灰修真指南
经典收藏 无处不飞花 冒牌侯夫人 毒医狂妃 花添锦上 妖妃嫁到:暴君,请自重 三千水 悍妻之寡妇有喜 轻狂世子妃 医妃惊世 相府贵女 随身空间:带着包子去修仙 帝凰:邪帝的顽妃 盛世狂妃:傻女惊华 重生之相府嫡女 一等宠奴 好木望天 绝世妖娆:毒妃,很倾城! 报* 在那遥远的小黑屋 宠后之路
最近更新 不良太子妃:公主萌萌哒 帝妃临天 一世倾城 神医废柴妃:鬼王,别缠我 万兽朝凰 逆天妖妃撩君心 绝色魔医:神帝,太难缠 蚀骨帝王欢 孤王寡女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 重生嫡女悍妻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冥家传之狐 穿到古代带女团 花尽梅飞晚 凰女之海棠无香 穿越之废柴嫡女不好惹 福晋难为:四爷,求休战 穿进虐文后我跟男二HE了 错恋娇
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- 山河盛宴txt下载 -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-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